城市:历史街区和历史建筑保护

编辑: | 2017-07-20

我最近在本地的媒体上,看到南宁市开始立法保护自己的历史街区和历史建筑,并面向公众征求意见,条例在2001年颁布实施的《南宁市历史传统街区保护管理条例》的基础上,更名为《南宁市历史街区和历史建筑保护管理条例》,在新的条例中,对南宁市的“三街两巷”(朝阳路以西、民族大道西段以北、当阳街以东、新华街以南围合区域和解放路沿街区域,其中兴宁路、民生路、解放路和金狮巷、银狮巷为重点保护区)保护范围进行了明确,这些条例,同样适用于保护范围扩大为市政府认定公布的历史街区和历史建筑,条例的目的,在于避免在城市快速更新的过程中,具有价值的历史街区和历史建筑的消失,在城市不断发展的同时,留住城市的根和文化。  

    

作为一个南方边陲的首府,南宁建城的历史已有1680多年。据记载,东晋大兴元年(公元318年),郁林郡分出晋兴郡后,郡治设在晋兴县城即现在的南宁,这是南宁建制的开始,唐朝贞观八年(公元634年),唐太宗定名为邕州,南宁始简称为“邕”,元朝泰定元年(1314年),中央政府为取南疆安宁而定名,广西境内由“邕”改为“南宁”,南宁由此而得名。作为一个沿江而建的城市,南宁最早的城市形态主要围绕穿城而过的邕江布置,水路作为当时一种主要的交通手段,孕育了沿江而建的码头、街市、房屋和巷道,形成了目前保护区所涉及的这一片历史悠久的区域。我曾在新东西酒吧以及其他场合和书籍中,看到过南宁老城的照片,比如水街与解放路一带,它们连接着民生和水街码头,人们通过码头,到河边取水,岸边的建筑、街市,自有其热闹繁华的一面;而南来北往的货物,往往通过码头抵达南宁,再散发到各地,这种由码头而兴建的城市,也是珠江流域很多市镇最初的发展模式。商业的往来,在带来物质交流的同时,也带来了文化的交流,比如解放路上现在保存完好的新会书院,位于南宁市解放路中段,始建于清乾隆初年,距今已有近300年历史,会馆为当时旅邕的广东新会商人所建,后来重建于清道光二十三年,面积有800多平方米,这个做工精美、硬山顶砖木结构的建筑,是目前南宁市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大、最能体现出岭南建筑艺术特色的一处古建筑。这个建筑除了在平时对市民开放外,最近几年在晚上,还成为邕剧、粤剧的表演场所,在传承物质文化遗产的同时,也传承本土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和国内其他一些历史悠久的城市相比,南宁现存的历史街区和历史建筑数量并不算多,最近10年由于缺乏明确与严格的保护,一些历史街区的老建筑,已消失了不少;而一些现存的历史街区也由于缺乏保护的意识,其风貌也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我曾看到过一些民国时期解放路的老照片,街道两边均为两三层的南洋风格的骑楼建筑,路面则为沙砾路面,三三两两的人们在其中行走,这些极具特色的骑楼和街道,展示了一种南方市井的生活特色。由于之前一直缺乏得力的保护和控制,一些历史街区的新建筑,兴建起来后往往和历史街区的建筑风格缺乏联系。比如解放路口靠人民路一侧的沿街建筑,尽管也保留了骑楼的形式,但无论层数、外形和建筑风格都和原来差别很大,骑楼这种带有南洋风格的建筑,沿街的柱子往往为砖砌的方柱、立面细节也往往比较丰富。而那些新建筑,在骑楼下使用圆柱,建筑立面往往过于简单,所用的立面材料也缺乏历史传承。有鉴于此,新的保护条例明确了历史街区在规划上的审批程序,并提出要对历史街区的空间格局、街巷肌理、历史建筑以及骑楼等岭南特色建筑进行重点保护,同时还赋予保护规划的强制性效力,要求历史街区范围内的建设活动都必须符合保护规划,并按基本建设程序报批,这些措施,将有助于历史街区与历史建筑的保护与更新。      


作为另一个历史街区,南宁中山路的知名度和繁华程度,由于美食街的存在,其城市的影响力远远超过解放路一带,中山路这一片区域,同样是一个因靠近邕江、也因码头的存在而在历史发展中慢慢形成的居民聚落区,这里分布有各式教堂、民居、菜市、街道和巷子,也有不少民国时期的老建筑,比如邕宁电报局,黄旭初的故居旭园等等,这个历史街区在90年代上期有过一次改造,中山路的“外滩新城”就是那个时期兴建的建筑,只是这种用大体量的高层建筑形式介入历史街区的方式,以及规划中将街道拓宽的方式,现在看来,确实存在着值得商榷的一面。从历史街区保护的要求出发,这个区域其实最好的保护方式,就是保持这一区域的建筑风貌、街道空间尺度、走向和肌理,严格控制建筑的高度,通过低层高密度的建筑和街道空间来保证这一传统历史街区的活力。如果用一种新城市营造的方式来更新老城区,带来的可能只会是历史街区的破坏,这一点,从中山路“外滩新城”建成后,在建筑形态、空间、风格以及商业业态上一直难以融入原有的历史街区,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现在,中山路又面临着另一次更新,从中山路南门菜市到南环路一带,目前已经拆迁了不少建筑,据媒体报道,这一区域将兴建大型的商业与住宅项目。只是这一区域的改建,采取的可能也是类似中山路“外滩新城”的模式——比如原有的道路被拓宽,空间肌理被改变,沿街的历史建筑全部拆除,商业业态也可能不再有美食街的存在,新的商业与高层住宅,将很难再现以往中山路街区的历史风貌,这种将土地交由开发商操作的旧城更新,也反映出一种资本市场运作下的无奈。但反过来,如果政府在城市规划中,有意识地对这一地区的更新,做出严格的指导和控制,即使是资本和商业的介入,至少仍然可以在更新的过程中保持这一区域的建筑风貌和街道的空间肌理,这个,其实比什么都重要。     


笔者几年前去新加坡,新加坡也是一个高度城市化的国家,六七十年代曾有一段时间,当地很多历史建筑比如排屋,也因城市的更新而不断消失,后来政府意识到历史建筑保护的重要,开始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进行保护,新加坡的历史街区,无论是道路宽度还是空间肌理,都得到了严格的保护和控制,沿街的建筑,在改建和改造中,其外立面必须予以保留,心的改造和更新只能在内部进行。这种保护历史建筑的方式,也是很多欧美国家对待自己历史建筑的做法。具体到南宁市,比如目前的中山路改造,政府应该在规划中,保持原来街道的宽度(这种街道的宽度,特别适合步行),而不是将其纳入城市整体交通网络的一部分,把道路拓得又大又宽;在此基础上,沿街的老建筑立面,具有历史价值的,一律要求在改造中予以保留。在中山路一带,我曾看到很多做工非常精细的骑楼建筑,外立面的精细与历史沉淀,绝非以后的新建筑可以代替。去年我在西班牙巴塞罗那考察,曾看到市中心一个老的菜市场的改造,市场的外立面沿基地周边的建筑表皮,在改造中全部予以保留,新的市场只是在内部,通过新的结构形式和屋顶,形成新的内部空间。这种新旧混搭的建筑更新的思路,在融合新的同时,也延续和保留了自己的历史。     


几年前,有一次我从旭园旁边靠邕江宾馆一侧的小路转去中山路,在一个居民房前的入口,看到一种流行于两广地区的木制推拉防盗门,防盗门四周为方木,中间由圆木构成横杠,整个大门可以推拉到一侧,后来这种形式的门,我在中山路靠南环路一侧,也看到了一个,这种非常具有南方特色、防盗通风的木门,其实也是这些历史街区历史建筑的一个构成部分,也是一种生活方式的反映,一旦历史街区消失,这些古老的木门估计也会随之消失,因此,所谓对历史街区的保护,其实也是一种本土生活方式的保护,这一点,在南宁市新的保护条例里,也得到了明确反映,包括公众也有这样的呼声,不单要在历史街区的保护中,保护那些建筑的“壳”,也要留下与老城相互依存的风俗人情、传说故事和普通人的市井生活。而为了避免在改造的过程中,以“旧城改造”之名行“建设性破坏”之实,南宁市在征求意见稿中,也提出改造应该遵循“修旧如旧、以存其真,建新如故、以复其貌”的原则,对历史建筑或特色建筑进行改造、重建的,应当保持或者恢复其历史传统风貌。此外,为了保护南宁人共同的历史记忆,还特别规定“历史街区内的传统道路名称不得变更”,看到这条规定,我想起自己经常散步经过的解放路,在民国时期,最早曾命名为德邻路,这些具有历史典故和沉淀的路名,在历史街区的保护中,其实都可以以碑文的形式,将其变迁以文字反映出来……


作者:谢建华 原载《广西城镇建设》2012年第7期(总116期)

关键词

历史建筑

上一篇:我经历的建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