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建筑,与一座城市

编辑: | 2017-08-11

1.

1999年以前凤岭那一带,南宁国际会展中心的所在地,只是一片荒凉的山脉,靠近竹溪大道和民族大道的这一片山坡,全是一片开挖得有些混乱的泥土,因为南宁国际会展中心的兴建,我第一次和同事一起,登临这一片山坡,山后面靠近现在石门森林公园的山脉上,分布着一些松树和其他不知名的树木与杂草,挖开的红色泥土,有很多土坑,一些黑色的类似煤块的碎片,分散在土炕的周边,那时,民族大道延长线和竹溪大道还没有建设,凤岭那一带,基本还是一片山脉起伏的绿色丘陵地,只是1999年之后,自新千年开始,那一片土地,随着南宁国际会展中心的建设,逐渐沸腾起来……      


我第一次看到南宁国际会展中心项目的模型,是在南宁国际大酒店一个大厅里,在一片眼花缭乱的方案中,来自德国一家叫gmp的设计公司,以其沉静、理性、富于逻辑和秩序的设计,吸引了我的注意,黑白线条和色块制作的图纸,类似铅笔画风格的效果图,多少有些怀旧的氛围,而木质和铜条制作的模型,单纯中散发着力量。这个来自德国的制造,一开始就和其他国家的方案区别开来,我不知道是不是gmp方案中功能和技术的统一以及简洁、逻辑、秩序的力量,赢得了评委的好感,一个来自德国汉堡,第一次来中国做设计竞赛,毫无人脉关系的国外事务所,以其严谨认真的设计,第一次赢得了远在中国的项目。      


很多年后,我因为参与了这个项目的国际合作设计,和gmp负责这个项目的人员成了朋友,有很多次在不同场合,我听到过他们对自己在中国设计经历的描述,他们总会说,是南宁国际会展中心这个项目,使他们对来自中国的评委,有了一个非常正面的评价。我大约记得,参加南宁国际会展中心国际招标方案评审的,都是来自国内一流的建筑专家,除了gmp出色的设计外,他们也以自己眼光,为南宁挑选了一家最能胜任会展建筑设计的公司。而gmp公司,这么多年来在中国设计市场极其成功之后,始终把南宁国际会展中心放在他们事务所一个极为特殊的地位,有一次,我到gmp上海公司观摩,在前台接待门厅,一眼就看到他们悬挂在墙壁上装裱在镜框里的南宁国际会展中心的局部照片,我想,一方面可能是这个项目做得好,另一方面,也可能这个项目,代表了他们在中国市场的成功拓展,值得他们永远铭记。   


2.   

世界上有各种不同的设计公司,南宁最终选择到德国的gmp公司,应该说是选对了。一方面,德国人做事的严谨,能确保项目的顺利推进,另一方面,在设计范畴来讲,gmp是恰恰一家极其擅长会展建筑设计的公司,除了体育场、机场等公共建筑外,他们在其他城市,还设计过不同的会展建筑,比如德国莱比锡展览中心,就是在欧洲极具知名的展览中心;而gmp后来在中国大陆,也设计了深圳国际会展中心等项目,这些风格各异的建筑,已成为不同城市的坐标。      


对于南宁来讲,在新千年到来之时,很需要一座建筑来成为这个城市的标志,原因很简单,在之前已建的大量建筑中,无论是建筑的规模、特殊性还是重要性,都没有一座建筑,能与即将出现的南宁国际会展中心相比,当时南宁市乃至广西的领导,以超前的眼光上马这个项目,为日后的南宁,营造一座光辉的建筑提供了条件。      


而为了营造这个建筑的标志性,项目的设计在后来还经历了一个地址的变更。最初南宁国际会展中心的设计,共有两个地块,其中一个地块,就在现在的民歌湖上,在gmp最早的投标方案中,这里主要安排会展主体;而位于快环竹溪大道山坡上的另一个地块,也就是目前会展中心的所在地,主要是作为室外展场使用,两者,通过一个穿越竹溪大道的天桥联系在一起。gmp的方案中标后,当时自治区的有关领导经研究后,决定把会展主体挪到山上,和室外展场对调,当时这一决定,也曾引起过一些反对,原因很简单,挪到山上之后,因为土方量的增加,项目的投资也将会增加不少。但现在看来,这个决定应该是对的,如果保持原来的设计,那么位于民歌湖的会展中心一定会在不久,淹没在周围风格各异的高层建筑之中。而淹没于一片高层建筑之中的会展中心,无论其本身如何具有特色,仍然很难突出其自身的标志性。挪到山上之后,位于山坡上的南宁国际会展中心,一下子获得了一个极其单纯的山脉和天空作为建筑的背景,而开阔的前广场,又为建筑提供了一个观望的视野。每次在山坡下观望伫立在层层平台上的会展中心,多少感觉有一点古希腊帕提农神庙的气势。      


只是可惜,南宁的城市规划一直缺乏严格的整体控制,以山脉和蓝天作为背景的南宁国际会展中心,由于近年来城市拓展的加快,之前建筑单纯的背景,已经被打破——从快速环道往南,远远就会看到会展中心后面,冒出了一幢幢房地产楼盘的建筑。南宁城市规划控制的不严格,很轻易地就破坏掉了好不容易创造出来的城市标志性建筑所需的环境。   


3.   

我看过gmp最初的有关南宁国际会展中心最具有标志性的拱顶的设计草图,为了获得一种令人难忘的标志性,gmp的总裁、方案设计者冯.格康先生,设计了各种不同的拱顶造型,最后定稿的,是一个类似百褶裙的下大上小的高耸造型,据说造型的灵感,来自于南宁的市花朱瑾花,也有人把它比喻为一个灯罩或者灯笼,这些,仁者见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以这样一种概念和南宁发生了关系。其实,这个百褶裙般的造型,最初是16瓣的,后来方案修改,设计者听取了各方的意见,将16瓣修改为12瓣,以象征广西12个世居的少数民族,修改后的白色膜结构拱顶,比之前更显舒缓与大气。而这个拱顶的内部,在最初的设计中,还有三个钢结构天桥横跨在圆形大厅之上,三个天桥交汇之后,是玻璃围合的一个直达顶部的螺旋楼梯,这个技术难得很大的设计,后来在初步设计之前取消掉了。而在初步设计的评审中,全部用钢筋混凝土柱子支撑的两层展厅以及钢筋混凝土屋面,最后在专家的提议下,取消掉了二层展厅的柱子,以便可以更灵活地适应展览的要求。也因为柱子的取消,原来沉重的钢筋混凝土屋面,最后修改成了大跨度的钢桁架。而为了节省投资,钢梁之间的铝合金吊顶也取消掉了。这个由45度钢梁交叉连接而成的倒三角形屋架,和钢结构玻璃幕墙一起,形成了晶莹与轻盈的展厅空间。由这些细节可见,最终以完美形象伫立在世人眼前的南宁国际会展中心,其实也是各种意见综合平衡的结果。      


负责这个项目的德国建筑师,德克.海勒先生,在这个项目上,可以说是我的师傅,因为担任中方的建筑设计负责人,我和gmp的海勒先生以及吴蔚先生,前后合作了将近6年,在海勒先生身上,我不但学到了技术和理念,更重要的是,学到了一种建筑师所应具备的职业意识,以及一种严谨的做事方法。而这些设计上的经验与收获,我后来运用到了会展之后另一个重要的项目——荔园山庄国际会议中心的设计之中。      


4.   

2003年10月,南宁国际会展中心第一期工程正式竣工,同月,在第七次中国与东盟“10+1”领导人会议上,温家宝总理提议,从2004年开始,每年在广西南宁举办中国——东盟博览会,提议得到了东盟各国的积极响应,国家商务部也正式批准南宁作为“南博会”永久性举办地。这一历史机遇,也为南宁甚至广西这一中国边缘地区,赢得了一次发展的契机,广西也由一个边缘的、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地区,迅速成为国家对外开放的前沿阵地。作为会展中心设计的参与者,我经常想,如果没有当年会展中心的兴建,没有当时相关领导的超前眼光,没有风格独特、大气、具有广西特色的高质量的南宁国际会展中心,举世瞩目的“南博会”,最后未必会顺利地落户南宁,从这个角度,城市标志南宁国际会展中心的落成,在硬件上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而2004年之后,随着第一届“南博会”的举办,南宁国际会展中心又进行了第二期工程的设计,包括增加了更多的展厅,并配备了配套服务的附属楼。      


客观地讲,和国内很多会展中心相比,南宁国际会展中心在建筑上是极具自己的特色的,其特色我觉得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一、选址:会展中心位于快速环道与城市主干道民族大道的一侧,地理位置一方面极其显要,另一方面,紧邻城市快速环道,对于会展这种对交通要求高的建筑,无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外部条件。而主体伫立在山坡上,一方面可以使观众从会展中心的室外平台,鸟瞰整个琅东新区,另一方面,位于山坡上的建筑,也提供了人们从各个方向观望的角度。二、标志性:国内很多会展建筑,基本都是水平方向展开建筑的布置,把高耸的标志塔巧妙地与建筑结合在一起的,大概也只有南宁,这个巨大的标志塔,并不仅仅只是一个装饰,它也有功能上的作用,经过内外两层白色膜结构过滤的光线,柔和地倾泻在圆形大厅上,这个气势非凡的阳光大厅,目前已成为每年“南博会”开幕式的场所。每次来到这个大厅,我都会联想到古罗马万神庙穹顶上那个著名的圆形采光洞投射下来的光线,我猜想,来自欧洲的建筑师设计这个高塔时,大概也是受了古罗马建筑的影响吧。三、全玻璃的展厅:和一些展厅采用封闭的空间不同,南宁国际会展中心全部采用玻璃围合的展厅,一方面,突出表现了南方地区建筑通透、流动的特点,另一方面,玻璃展厅和城市景观也发生着积极的对话。白天,从展厅可以观望到外面的城市景色;夜晚,展厅的灯光也使得建筑内部一目了然,轻盈剔透的展厅,成为建筑重要的构成部分,而富有德国气质的细部构造,也未这个建筑增色不少。      


5.   

一座成功的标志性建筑,往往会对一座城市产生积极的出现,会展业的兴起,在中国,也就是90年代末期的事情,南宁抓住了这样的机遇,在城市硬件率先做出突破,城市整体的水平,也因此上了一个台阶。而对于这座已成为南宁市标志的建筑来讲,其影响不但深入到了南宁市各个方面,也成为了世界认识南宁的一个窗口。因此,对于这样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给城市带来巨大影响力的建筑,明确的保护是必不可少的,这种保护包括将建筑列为不可移动的历史保护建筑;此外,对建筑的外貌也要予以严格的保护,不允许任何影响建筑外观的更改;而建筑平时的保养和围护,也应列入这一范畴。这种将具有纪念意义的新建筑列为历史建筑予以保护的做法,国外已经有很多先例。从建筑保护的角度,前些年在南宁国际会展中心正面临时加建的一个休息厅,和会展中心整体风格实在极不协调,当年gmp的设计人员,也表示过明确的反对,认为完全有更好的办法,在朱瑾花大厅内部解决。这个当初的临时建筑,转眼成为了主体建筑莫名其妙的一部分,其实是大大地影响了建筑的严肃性和完整性,包括一层餐厅外立面的装修,也都影响了这个建筑的原有的立面,从保护城市标志性建筑的角度,个人认为,恢复gmp的原设计,是对这座给我们的城市带来巨大声誉的建筑最大的尊重。


作者:谢建华 原载《广西城镇建设》2012年第9期(总118期)

关键词

建筑城市